巴格达告急 进入跨国界恐怖新纪元

11年前,发动伊拉克战争的美国前总统小布什承诺,“我们将帮助伊拉克人民建立一个新的伊拉克,一个繁荣自由的伊拉克”;不久前,下令从伊拉克撤军的现任总统奥巴马再次向世人炫耀,“后萨达姆时代的新伊拉克是中东政治现代化的成功典范”。然而,伊拉克的现状却是安全局势急剧恶化,后萨达姆时代甚至比萨达姆时代更加混乱和不安全,这对于美国的伊拉克政策不啻于当头一棒。
今年以来,伊拉克反政府武装组织陆续占领了费卢杰市及拉马迪的部分区域。最近一周,一个名为“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的反政府武装在伊北部地区攻城掠地,相继占领了伊拉克第二大城市摩苏尔和萨拉赫丁省首府提克里特,正在向首都巴格达不断逼近。在此过程中,这一极端武装组织宣称杀死了1700多名伊拉克什叶派士兵,还绑架了土耳其驻摩苏尔总领事馆内包括总领事在内的49名外交人员、家属和保镖。目前,伊拉克总理马利基已经宣布在全国实施最高警戒,美国、澳大利亚已经撤离大使馆部分工作人员,中国外交部和驻伊使馆已经发布安全提醒,美国还将“乔治·H·W·布什”号航空母舰紧急部署到海湾地区,以应对伊拉克不断升级的紧张局势。
ISIS的前身是2004年成立的伊拉克伊斯兰国,曾是“基地”组织的伊拉克分支,在伊拉克战争中是处于领导地位的伊斯兰极端组织,但在2006年被驻伊美军和当地逊尼派部落民兵联合击败。不过,随着驻伊美军的匆匆撤离,以及伊拉克政府对逊尼派的持续打压,给了这一逊尼派极端组织起死回生的机会,并且迅速崛起填补了逊尼派内部的政治空白。机缘巧合的是,中东地区随后又相继爆发“阿拉伯之春”和叙利亚危机,这一极端组织派出一支力量转战叙利亚从事反政府活动,这就是今天所讲的“支持阵线”。“支持阵线”的成长初期曾得到了美国的坚决支持,并直接或间接得到西方的军事、经济援助,经过两年多的战争洗礼,这支武装的战斗力已经非常强大,而且思想也越发的极端。去年6月,“伊拉克伊斯兰国”和“支持阵线”合并成立了ISIS,其目标是在伊拉克和叙利亚建立跨边境的逊尼派伊斯兰国。在叙利亚控制了大片区域之后,ISIS现在又将目光转向了伊拉克。
从ISIS的发展历程中不难看出,美国难辞其咎。先是悍然发动伊拉克战争,打破伊拉克国内各政治力量的平衡,导致逊尼派极端组织异军突起;后来新上台的奥巴马政府又匆忙从伊拉克撤军,这是一种典型的“只管制造麻烦,不管收拾残局”做法。这样撤离有两个直接后果:一是造成伊拉克安全防卫能力骤然下降,军队士气低落,很难应对严峻的反恐现实需要;二是刚刚成长起来的伊拉克政府没能抛开教派意识,亲什叶派政策招致逊尼派的强烈反感,部分逊尼派武装力量开始转向与恐怖组织合作。这在近期ISIS的袭击中表现得非常明显,面对800人的恐怖分子,3万全副武装的伊拉克士兵竟然不战而溃,拱手将摩苏尔让给了恐怖组织。此外,美国基于“阿拉伯之春”和叙利亚政策需要,盲目支持各国反政府武装,结果在做大做强之后,又转而调转枪口对准“恩主”。从这个意义上说,这是美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前联合国驻伊拉克特使、德国人马丁·克伯勒指出,近两年来,伊拉克境内暴力冲突发生率明显增加,平均每个月死于暴力的人数多达700-800人,去年的暴力冲突更是高达每月1200多起,全年更是出现了9475人的“后萨达姆时代”最高年平民因暴力死亡人数纪录。现在,伊拉克已成为全球最危险的国家之一,这其中美国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已经历10年动荡的伊拉克近期风云突变,伊拉克逊尼派穆斯林激进分子组织“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The
Islamic State in Iraq and Syria, or
ISIS)数天内连续攻陷数个重要城市,并扬言进一步攻打伊拉克首都巴格达,旨在一举歼灭什叶派领导的伊拉克政府。虽然国际社会对伊拉克战乱早已习以为常,但节节胜利的极端组织的跨国背景,加上美国的观望态度,让此次伊拉克危局格外引人关注。中东恐怖主义或将因此而进入一个跨国界的新时代。
googletag.display(‘div-gpt-ad-1375831645681-2’);
  综合媒体6月12日报道,继1月占领伊拉克安巴尔省(Al
Anbar)省会拉马迪(Ramadi)以及安巴尔省重镇费卢杰(Fallujah)后,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10日至11日接连攻陷伊拉克第二大城市摩苏尔(Mosul)以及伊拉克前领导人萨达姆(Saddam
Hussein)故乡提克里特(Tikrit)。相比之下,节节败退的政府军被曝士气低落,大量士兵扮平民逃亡。而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已准备好攻打伊拉克政府大本营巴格达。
  伊拉克政府或孤军奋战
  伊拉克政府早前已宣布,在全国实施最高警备,设立一个危机应对小组,提供设备给志愿参战的民众。种种迹象显示,伊拉克政府已准备好与反政府武装力量的决战。但从目前的战况来看,近期节节胜利的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士气高涨,沉重打击伊拉克政府的同时,也显示了反政府武装力量的强大,对什叶派政权构成了巨大的威胁。
  据悉,伊拉克政府已请求美国政府对反政府武装力量实施空中打击,但美国政府拒绝了这样的请求。美国《纽约时报》11日表示,由于美国总统奥巴马本人坚持在2011年已结束美军在伊拉克的任务,所以目前为止白宫拒绝开展空中打击任务。对于伊拉克安全局势急剧恶化,奥巴马政府在表达对可能威胁伊拉克和整个中东地区稳定的恐怖组织“严重关切”的同时,只是表示“支持各方协调响应”,并未作出任何承诺。而北约与联合国方面也没有明确出台对伊拉克危局的应对方案。可以说,截至目前,伊拉克政府获得的实质性援助微乎其微。
  伊拉克政府军即将面临的对手为一支人数约1.2万活跃在叙利亚以及伊拉克境内的跨境小型军队。资料显示,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由基地组织伊拉克分支以及叙利亚反对派武装力量“救国阵线”联合组建,目前由被誉为本·拉登(Osama
Bin Laden)继承人的巴格达迪(Abu Omar
al-Baghdadi)领导。该组织有着3,000多名来来自西方国家“志愿者”,拥有包括悍马车、夜视仪以及防弹服等大量美军装备。另外,媒体指出,众多萨达姆旗下前军人在2003年被解职以后加入了该组织。因此,该组织训练有素,而且熟悉伊拉克地理环境,加上海外武装力量的补充,伊拉克在没有美国援助的情况底下能否击退该组织值得关注。
  决战之前 政府军弃守石油大城(Kirkuk)
  不知道是因为要集中兵力到巴格达,还是因为逃兵现象过于严重,伊拉克政府军已经弃守一个重要的石油大城。伊拉克库尔德族(Kurds)武装发言人12日指出,在政府军弃守的情况之下,他们接管了伊拉克石油城市基尔库克。库尔德族部队在推翻萨达姆侯赛因政权中扮演重要角色,战力超过新近组织成立的伊拉克政府军。
  据路透社的报道,库尔德族自治区部队的发言人说,当地已经没有政府军的踪影。库尔德族部队被视为能够对抗这个星期在当地攻城略地的“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的可靠力量。基尔库克和周边的塔米姆(Tamim)省是伊拉克阿拉伯裔和库尔德裔两大族裔政经方面争执的中心。
  据英国广播公司(BBC)记者的前线观察,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似乎无意与库尔德族部队接战,库尔德族部队是库尔德族自治区的正式武装部队,训练远比政府军精良。
  从前线记者观察可知,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战略目标明确,一方面避免与战斗力强大的库尔德武装力量开战,一方面又不断趁势打击战力相对较弱的伊拉克政府军。
  跨国界的恐怖组织
  在萨达姆政权被推翻后,占伊拉克人口少数的逊尼派认为自己在什叶派主导的伊拉克政府治下被边缘化,一直游离于叛乱的边缘。但导致局势急剧恶化的,还是3年前爆发的叙利亚战争,“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就是在这场战争中诞生。
  叙利亚阿萨德政权是奉行泛阿拉伯主义的民族联合政府,而其反对者成分复杂,既包括亲西方的世俗自由派势力,也包括了不少极端伊斯兰主义者。作为叙利亚反对派主力之一的“叙利亚救国阵线”,就是一个逊尼派宗教极端组织。
  2011年爆发的叙利亚动乱,就已经完全蜕变为中东各方势力操纵的地缘政治游戏。沙特、卡塔尔等国为了打击伊朗什叶派政权,甚至与以色列组成权宜同盟,煽动和利用逊尼派与什叶派之间的教派冲突,力争通过“政权更易”,消灭伊朗在本区的主要盟友——叙利亚阿萨德(Bashar
al-Assad)政权。   在萨达姆、卡扎菲(Moammar
Gadhafi)、阿萨德等泛阿拉伯主义政权式微的今天,中东面临着回到逊尼派和什叶派宗教混战状态的危险。事实上,目前伊拉克政府军与反政府武装力量的对抗其中一部分就是一场逊尼派和什叶派的宗教混战。
  美国中东政策难解地区乱局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资料显示,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的目的为建立一个伊斯兰国家,在全球范围内发动恐怖主义袭击。恐怖组织近期在伊拉克的活跃只是恐怖组织在中东活跃的一个缩影。目前,至少有1.2万名外国极端分子在叙利亚进行“圣战”。源源不断的外来势力助长了“伊斯兰国”以及多支宗教极端派别在中东地区的蔓延。
  中东地区泥足深陷的乱局,正在越来越清晰地折射出美国中东政策的困境。分析人士指出,中东地区恐怖主义势力仍然猖獗,众多激进组织威胁着整个地区稳定。从这点来看,美国的反恐政策是失败的。
  事实上,自美国2011年底从伊拉克撤军后,伊政府反恐能力明显下降,国内爆炸袭击、武装冲突不断,逊尼派民众对以什叶派为主导的政府和安全部队不满日益严重。加之叙利亚危机的外溢效应,为“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等宗教极端武装力量在伊拉克和叙利亚两国的壮大提供了“有利条件”。从这个意义来说,正是美军的撤退为恐怖主义在中东地区提供了“温床”。
  伊拉克危局将何去何从?
  对于目前的伊拉克局势,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12日对可能出现的情况进行了预测。除了众所周知逊尼派与什叶派宗教冲突短期都无法调解外,伊拉克局势还将牵出以下几种情况:加入反政府武装力量的萨达姆前军队士兵或将为当下的伊拉克政府军带来持续不断的威胁;一个伊斯兰国家或将在伊拉克与叙利亚之间跨境成立;美军或后悔从伊拉克撤军;伊拉克或将长期处于分裂状态。
  根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提供的数据显示,自2008年8月起2013年4月,伊拉克境内平民死亡数量一直低于600人。但随后的2013年5月至今,除了2013年11月死亡人数低于600人以外,其余月份死亡人数全部高于600人。而2013年4月正是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的组建时期。
  2013年4月,“叙利亚救国阵线”与“基地”的伊拉克分支、逊尼派武装组织“伊拉克伊斯兰国”宣布合并,成立了“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公开宣誓效忠“基地”组织,被美国列上了恐怖组织名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