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 美国的新门罗主义

核心提示:进入2013年以来,除叙利亚危机以外,美国对一连串的事件的反应看似平静淡定,其中却透射了山姆对自身“百年豪门一夕衰落”的回顾与反思,是一种深深的无奈,是一种无尽的惆怅;是难以启齿的痛苦、感伤、黯然销魂的交织和纠结。克里的演讲、美国放弃军事打击叙利亚、布热津斯基的呼吁,带给美国举国的悲伤与遗撼,是美国人在做最大努力悄悄地举行独霸全球葬礼;是席卷全球的历史性向左转潮流的必然进程;是帝国资本主义经济、金融寡头经济的丧钟的敲响;是国际力量对比此消彼长的必然结果;是以产业经济实力和产业策略为后盾的国际秩序重塑的必然要求。
遭遇强烈反对后美国不得不宣布放弃美国外交基础政策之一的“门罗主义”
2013年4月17日,美国国务卿克里在美国国会听证会上说,“西半球是我们的后院,对我们至关重要”。
美国国务卿克里这一句“门罗主义”发言立刻掀起千层波浪,随后导致了玻利维亚总统莫拉莱斯宣布,驱逐美国国际开发署在玻利维亚的人员。美国国务院发言人不得不解释说,这是一种误解,“美方仅是想表示我们是邻居和好朋友”。
所谓的“门罗主义”是美国外交基础政策之一。美国前总统门罗于1823年提出该政策,反对欧洲强国对拉丁美洲施加影响,明确欧洲任何试图控制或压迫南北美洲国家的行为都被视为对美国的敌对行为。克里表示,此后的历任美国总统都在强化这一理念,“门罗主义”也成为了美国在拉美地区巩固其势力范围的代称。
2013年11月18日,美国国务卿克里在华盛顿“美洲国家组织”发表演讲时表示——“门罗主义的时代已经终结”、“今天的美国做出了不同的选择,美洲国家间关系建立在平等伙伴关系和共同责任基础之上”。克里称:美国将不再发表声明,决定何时、以何种方式干预其他美洲国家的事务,而是把其他国家看成平等的伙伴,共同分担责任,加强在安全问题上的合作,以此推进价值观和共同利益。
美国进入一超独霸以来,何时把其他国家看成平等的伙伴?这一次克里宣布放弃门罗主义,美洲国家的反应却很冷淡平静,美洲国家非常清楚:美国之所以放弃门罗主义,不是它幡然悔悟、“改恶从善”对美洲国家示好,而是它因实力下降而无法保全其全球霸权时的战略调整,是它在与中俄的全球大博弈中既无奈又巧妙交出的利益筹码,迫使美帝在此时低调放弃其执行了近两百年之久的门罗主义的,不是美洲国家的兴盛强大,不是欧洲强国的卷土重来,也不是继承了苏联帝国的俄罗斯在重整旗鼓后的再次进攻,而是世界对美国极度张狂的霸权行径厌恶表达。是中国敢于在国际事务中对美国说不!
美国国务卿克里代表美国在宣布放弃门罗主义时十分低调,显得平静、淡然,而且,克里特意将其局限于美洲,仿佛门罗主义真的只是事关美洲地区事务和政策,而与世界其他地区国家无关。
放弃门罗主义不是美国人告别陈旧的历史,与现实国际秩序有关的一系列事件的发生,可以下结论:美国今后的战略不得不从张狂走向有所收敛的隐蔽。
爱德华-斯诺登揭秘对美国信誉造成了重大危机
任职于一家为美国国家安全局服务的外包网络技术公司,现年29岁美国人爱德华-斯诺登,是一名前美国中央情报局雇员,在对奥巴马政府能够自行纠正利用互联网作恶的希望彻底破灭后,他收集了相关资料、做好披露机密的准备,于2013年5月20日离开美国夏威夷前往中国香港,2013年6月在中国香港将美国国家安全局关于PRISM监听项目的秘密文档披露给了《卫报》和《华盛顿邮报》。年薪20万美金;身为美国IT业成功人士的斯诺登,多年来对美国政府利用互联网监督美国公众、监控外国各种政府和公私机构的做法持有异议。
2013年6月6日,英国《卫报》和美国《华盛顿邮报》根据斯诺登的披露,报道美国家安全局和联邦调查局正在开展一个代号为“棱镜”的秘密项目,直接接入9家美国互联网公司中心服务器,挖掘数据以搜集情报。这项美国政府主导下的绝密情报项目自2007年实施以来从未对外公开过;通过接入互联网公司的中心服务器,情报分析人员可直接接触所有用户的音频、视频、照片、电邮、文件和连接日志等信息,跟踪互联网使用者的一举一动以及他们的所有联系人,过去6年中,该项目经历了爆炸性增长。
斯若登揭秘美国监控35个外国首脑,揭秘美国十年前就开始对中国实施基因战争,是美国外交最大的失败,也是美国信誉的急速垮塌,接下来美国忙于灭火已经没有多大的实质意义了。
美国放弃军事打击叙利亚
2013年8月25日,英国《卫报》、英国广播公司和美国雅虎等新闻网报道,美国国防部长哈格尔23日“强烈暗示”称,五角大楼正在调兵遣将,为美国可能对叙利亚发动军事行动做准备。不过美国总统奥巴马对此言辞谨慎。此前,美国国防部一名官员说,美国海军将增加在地中海地区的军事存在,将有4艘配备巡航导弹的军舰。
2013年8月份,所有的事实证明美国即将对叙利亚动武!尤其是中国国内面临引起民怨的薄案宣判,军队出现异动,美国已经认准是军事打击叙利亚,掌控中东的最佳时机。但是,随着中国主席习近平处变不惊的中亚走访,中国左派对美国攻打叙利亚反响强烈,以及中国对钓鱼岛的强势回应,特别是中俄有效的默契配合战略举动,最终迫使美国放弃军事打击叙利亚的美国走向没落的最后挣扎。
如果说美国放弃门罗主义、美国放弃军事打击叙利亚不足证明美国走向没落,那么布热津斯基总结性的言论发表可以作为第三个补充。
参考消息网2013年10月30日报道,在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国际问题高级研究学院举行的一次重要的小型座谈会上,多位着名地缘战略家讨论了查尔斯-加蒂所着的《兹比格涅夫-布热津斯基的战略和治国艺术》一书。
墨西哥《每日报》10月27日发表文章称,这场意义重大的座谈会的内容应该成为所有对未来几年全球地缘战略方向感兴趣的大学的共有财产。正如布热津斯基自己所言,美国在冷战结束后形成的单边霸权仅仅持续了13年,如今全球正处于“这个时代的终结”阶段。文章称,作为卡特总统时期的国家安全顾问和现任总统奥巴马的心腹,以及阿富汗“伊斯兰陷阱”这一概念的制造者,布热津斯基指出不能忽视伊朗令人惊讶的崛起,提出美国应该“与伊朗达成明智的妥协”。
布热津斯基宣告,继拿破仑时代以来持续了200年的占主导地位的霸权之争之后,当全世界经历“骤变”的时候,“对任何国家来说独霸天下都是遥不可及的事情”。在当今这个数字化时代,“由于政治觉醒,要想掌握全球霸权更加不可能”。
布热津斯基最重要的观点是,长久以来美国没有打赢过任何一场战争,不管是在朝鲜、越南、阿富汗还是伊拉克。他预测,“中国在20年内不会攻打美国”,但是“如果中国发展史无前例的网络战能力,我们将在一天之内就被意外地打败,甚至那时我们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打败了”。
布热津斯基认为,“我们已经不再占据20年前的主导地位,我们不再像过去20年一样是唯一无所不能的大国,而且在下一代也很难恢复这一地位”,那时世界将在“无序和混乱”之中形成多边主义,美国将必须“寻找更多的伙伴,而不是盟友来共享在经济和社会稳定方面最基本的利益”。
布热津斯基呼吁在未来20年到30年间,当国际关系变得更为复杂的时候,美国应该“接近欧盟,但不要排斥中国”。他预测,美国的地位可能将是“突出的”,但不再是掌握“霸权的超级大国”。
美国孟山都全球推广邪恶的转基因食品遭遇全世界强烈抵制。得到美国政府重点保护的孟山都带给美国更多的负面影响也不可小觑。
进入2013年以来,包括美国在内,全球掀起反转基因示威活动规模越来越大,越来越频繁。孟山都成为世界乱源,去美国化口号在全世界此起彼伏。
2013年12月11日,西班牙《起义报》网站评出全球十大最邪恶跨国公司,美国多家跨国公司上榜,美国孟山都公司列为榜首!
2013年11月份,伊朗总统在国际公开场合发表言论指责中国应该强硬对抗某国。随后中国在经过综合性考量后确定在东海划定针对日本实质是美国的防空识别区,美国之后不得不检点自己……
进入2013年以来,除叙利亚危机以外,美国对一连串的事件的反应看似平静淡定,其中却透射了山姆对自身“百年豪门一夕衰落”的回顾与反思,是一种深深的无奈,是一种无尽的惆怅;是难以启齿的痛苦、感伤、黯然销魂的交织和纠结。克里的演讲、美国放弃军事打击叙利亚、布热津斯基的呼吁,带给美国举国的悲伤与遗撼,是美国人在做最大努力悄悄地举行独霸全球葬礼;是席卷全球的历史性向左转潮流的必然进程;是帝国资本主义经济、金融寡头经济的丧钟的敲响;是国际力量对比此消彼长的必然结果;是以产业经济实力和产业策略为后盾的国际秩序重塑的必然要求。

阅读提示:新理念的表现在于特朗普所代表的“美国优先”新型孤立主义,这孤立主义并非在美国成长初期时“韬光养晦”,而是在美国霸权衰落时代的“放弃责任”。

作者 和静钧

2013年11月18日,美国时任国务卿克里在华盛顿宣布,门罗主义的时代已经终结。时过五载,门罗主义非但没有消失,其幽灵已经从传统的拉美上空,散布到了世界各地,一种新的门罗主义已然降临。

旧门罗主义,是由共和党人、史称“最有成就的国务卿”昆西·亚当斯所始创,由美国第9届政府暨第5任总统门罗所加持,是杰斐逊的孤立主义和杰克逊的扩张主义混和排列后的一系列对外政策成品,到美国第44任总统、第57届政府奥巴马时,前前后后已经延续执行了近190年。

www.649.net 1

旧门罗主义的终结,从美国、美国人及美国国家利益的角度上看,是成功的终结。站在美国的角度上看,门罗主义的成功标志,就是它超额完成了门罗主义最初设定的目标,整个美洲最终成为美国的“后花园”和势力圈。没有一个美洲国家所拥有的军事硬实力可以威胁到美国,即便眼皮底下的古巴都自甘放弃任何有可能射到美国本土上的常规武器,而所有美洲国家的经济和政治上都严重依附于美国,即便是受左翼运动影响下的委内瑞拉,它盛产的石油除了卖给能源消费大国美国,也无法在其它地方找到一个可替代且经济上划算的市场。对于南方接壤的墨西哥而言,它的悲剧在于“离美国太近,离上帝太远”,完全受制于美国。门罗主义200年,美国从最初的大西洋国家,拓圆成了全面型大西洋国家、太平洋国家、北极国家、加勒比海国家、墨西哥湾国家、大湖国家,所有必须的通道和出海口均打通。

旧门罗主义在外表上一直受到其精心构思的合法性、公正性及妥协性三重维度话语的呵护,这也是门罗主义这一世纪工程所能伪装并一直前行的主要原因。除去地缘地理的绝对优势因素之外,门罗主义的合法性和公正性最初依托着民族自决与反对再次殖民的利他主义,而不威胁、不干涉欧洲列强既得利益的妥协保证则又把自己装进了“不改变世界秩序现状的好孩子”的包装袋里。旧门罗主义到了后期,美国虽然已经不再需要门罗主义合法性等外衣遮掩,但每一次对中美洲国家的军事干预,都还是在名义上做到“师出有名”,如把不听话的巴拿马总统诺利加抓捕到了美国,原因是他“贩毒”。

www.649.net 2

但从今天的新门罗主义来看,新门罗主义是在新理念、新方式、新范畴下的旧门罗主义的复辟。

www.649.net,新理念的表现在于特朗普所代表的“美国优先”新型孤立主义,这孤立主义并非在美国成长初期时“韬光养晦”,而是在美国霸权衰落时代的“放弃责任”。从方式上看,新门罗主义更多使用关税、经济制裁、建立隔离墙等,并从“对等”“公平贸易”“打击犯罪”等上寻找合法性。从产生的范畴上看,除了依然从民主的合法政府话语上加强对委内瑞拉的干涉之外,更多精力聚焦于对有可能挑战其霸权的战略对手的势力范围的竞争上,从对中国华为、中兴等高科技公司的毫不留情的围堵和打击,再到执意退出《中导条约》,显示了美国门罗主义中扩张主义的残酷性。当前美国国内在国家紧急状态下的建立耗资80亿美墨边境隔离墙之争,是共和党与民主党伪善国际主义的分歧之争,而非对门罗主义的争论。

新门罗主义与过去的门罗主义一样,在善于把“黑也说成白”的盎格鲁-撒克逊话语语境中,每次出手,它都会振振有词,并且会引来一众跟班的附和。清醒地认识这些门道,也许对应对之策颇有益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