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敏感时刻!美国通过立法向中国下黑手

美国参议院军事委员会9日通过了2014年度的《国防授权法案》,美国媒体称这一法案将进一步限制作为北约成员的土耳其购买中国导弹防御系统。目前,土耳其仍未完全拒绝中国的“红旗-9”导弹,但已经要求美欧公司延长投标。(与此同时,中日目前正面临着东海防空识别区的紧张对抗时期,今日韩国又单方面宣布扩大防空识别区,东亚紧张局势持续发酵,在东亚紧张的氛围中,美国近期在对华举动上变得更加敏感)

  据亚美尼亚今日报网站12月9日报道(新浪编者注:土耳其邻国,曾与土耳其长时间敌对,2009年实现关系正常化),土耳其对外关系近日似乎被从中国引进“红旗-9”防空导弹系统这个不太习惯的问题所控制,没有一天不提。美国和北约仍在不断施压,试图迫使土耳其放弃这项武器采购计划。

图片 1

  实际上中国和土耳其在国防领域的合作早已展开,而且防空系统并不是土耳其准备从中国引进并且希望生产类似武器的第一种军事技术。和采购中国防空系统有关的第一步具体措施是2005年土耳其空军时任司令弗尔特纳访华。之前中土军事合作方面没有一起显著事件在社会上引起如此激烈的反响。近期,来自像叙利亚、伊朗这样拥有弹道导弹的国家,或者像亚美尼亚、希腊这样可能拥有这种武器的国家的威胁,成为土耳其不安的重要原因,特别是叙利亚危机,促使土耳其再次关注并
且开始谈判有关引进现代化防空导弹系统的问题。

美国会立法迫土耳其就范

  尽管土耳其在第一阶段踏破了西方国家,首先是北约成员国的门槛,却无法以自己希望的条件达成协议。土耳其希望首先联合生产,然后独自生产防空导弹系统的正
当要求遭到许多供应国拒绝。土耳其吸取过去经验和当前事件的教训,意识到拥有百分之百民族国防工业的必要性,拒绝以“先购买后升级”的方式引进武器,因此
开始在像俄罗斯、中国这样的国家中寻找替代方案,最终选择了完全接受土方要求的中国。

美国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卡尔•莱文和高级委员吉姆•英赫夫当地时间9日宣布,该委员会以23︰3投票通过了2014财政年度国防授权法案最终审定。

  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在同俄罗斯总统普京会谈时曾经开玩笑似地表示,如果能被接纳加入上海合作组织,土耳其就会抛弃欧盟,转向欧亚。之后土耳其开始在各个领域迈出许多重要的具体步伐,并于2012年在俄罗斯积极支持下得到了上合组织对话伙伴国地位,有望加入所谓的“东方北约”或“未来华约”,这不能不被美国和北约关注。对中俄来说,北约成员国如果加入上合组织,就会是上合组织不针对第三国的根本性证明,对土耳其来说则会成为主要挑战,以及恐吓欧盟、美国和北约的手段。

据美国《外交政策》9日报道称,该《国防授权法案》将进一步阻挠中国与土耳其之间的防空导弹订购协议的最终签署。

  美国和北约之所以在土耳其选择中国防空导弹系统之后兴风作浪,除了武器贸易的因素之外,另外一个最为重要的原因是担心土耳其外交政策轴心的变换。此前在中东局势的大背景下,这种外交轴心变换的话题经常提及,这次这种讨论出现在华盛顿,而不是土耳其媒体幕后。美国对土耳其的反应刚开始较为谨慎,然后逐步尖
锐。

据报道,今年9月,土耳其与中国签署临时协议,计划购买价值34亿美元的中国远程防空导弹系统,此举令美国大为吃惊。9日,美国国会就此亮明立场:如果美国2014年国防开支超出预算,将禁止把美国资金用于对中国导弹防御系统与美国或北约系统的整合,使作为北约成员的土耳其不能使用中国装备。

  近期的事件引人深思:第一,美国可能认为土耳其利用中国防空导弹系统作为威胁、表达不满,甚至是积极博弈,讨价还价的手段。这个伎俩以前也出现过,不必过于当真;第二,美国可能确实认为这是土耳其深思熟虑的战略,试图摆脱欧洲地区体系,试图通过人为制造紧张局势在欧亚地区体系中占据更有利更平等的位
置。土耳其希望利用西方的反应,开始积极行动,加入以中俄为首的欧亚集团,远离西方。或者简单地说,土耳其因为西方的消极反应而生气,决定寻找新的机动空间和战略位置,这可能是土耳其坚持的重要因素,必要时可以反戈一击,指责一切都是美国和西方的过错。

报道称,这一条款是《国防授权法案》中的强硬政策之一,明显旨在打断土耳其的原定计划。土耳其青睐中国公司,部分原因在中国公司同意部分配件可由土耳其公司生产,有助于推动土方经济。美国和北约官员对土耳其的计划强烈反对,警告称参与此计划的土耳其公司将受到美国的贸易制裁,他们同时强调中美导弹系统不兼容。

  如果认为土耳其倒向中国的步伐只是国际力量博弈的结果,这个观点可能过于狭隘。北约对利比亚事件没有无动于衷,却在叙利亚问题上放弃干涉,尽管叙利亚经常
攻击与其相邻的北约成员国土耳其,这可能也是土耳其无视北约警告,远离北约标准,坚持在国防领域与中国合作的一个重要原因。但是在此方面也有许多争论。

据悉,土方已要求参与竞标的美国和欧洲的公司,延长其投标期,但土方仍未回应完全拒绝中国公司,美国国会的新条款,显然旨在迫使土耳其就范。

  首先,所有人都关心的问题是土耳其在变换外交战略轴心时到底有多坦诚。实际上,土耳其一直在利用任何适当的机会为自己谋利,作为政治博弈时讨价还价的伎俩,
比如除了欧盟成员国资格之外,土耳其还表示希望拥有上合组织成员国席位。不过,类似行动同时也明显表示土耳其对美国在叙利亚问题上的立场非常失望。

美担心土耳其投向中俄

  另外一个争议与土耳其选择中国“红旗-9”防空导弹系统本身蕴含的矛盾有关。一方面,土耳其境内拥有北约反导系统重要组成部分的预警雷达,而北约在日本部署的东亚反导系统则明显针对中国,中国的反应可想而知,因此主要矛盾集中在中土防空合作这个事实上。另一方面,土耳其也没有放弃发出可能重新考虑、甚至拒绝与中国合作的信号,给自己留有余地。但是如果土耳其给人留下害怕压力、无能退缩的印象,则会损害国家声誉,在国际舞台上丧失信任。

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在同俄罗斯总统普京会谈时曾经开玩笑似地表示,如果能被接纳加入上海合作组织,土耳其就会抛弃欧盟,转向欧亚。之后土耳其开始在各个领域迈出许多重要的具体步伐,并于2012年在俄罗斯积极支持下得到了上合组织对话伙伴国地位,这不能不被美国和北约关注。对中俄来说,北约成员国如果加入上合组织,就会是上合组织不针对第三国的根本性证明,对土耳其来说则会成为主要挑战,以及恐吓欧盟、美国和北约的手段。

  如果从中国立场考虑这个问题,不难发现,中方之前没有参与相关争论,只是强调不要把这个问题政治化。在武器销售领域,中国不仅与土耳其合作,还与亚美尼亚、伊朗、埃及、朝鲜、希腊、塞浦路斯合作。所有这些国家和土耳其一样,对中国来说,只不过是武器出口市场。一旦土耳其放弃引进“红旗-9”防空导弹系
统,对中方来说,并意味着失去了一个盟国,而是损失了一个能进行互利贸易的市场和客户。

美国和北约之所以在土耳其选择中国防空导弹系统之后兴风作浪,除了武器贸易的因素之外,另外一个最为重要的原因是担心土耳其外交政策轴心的变换。此前在中东局势的大背景下,这种外交轴心变换的话题经常提及,这次这种讨论出现在华盛顿,而不是土耳其媒体幕后。美国对土耳其的反应刚开始较为谨慎,然后逐步尖锐。

  总之,应当说,土耳其在引进中国防空导弹系统上的机动行为,只是在与西方旷日持久的博弈中讨价还价的普通手段,根本谈不上土耳其外交政策的某些变化或战略轴心的转移。土耳其外长日前访问美国前夕向《外交政策》表示,土美是长期亲近的盟国,将来仍是伙伴。这显然表明土耳其在外交上的首选仍是美国。(编译:林
海)

近期的事件引人深思:第一,美国可能认为土耳其利用中国防空导弹系统作为威胁、表达不满,甚至是积极博弈,讨价还价的手段。这个伎俩以前也出现过,不必过于当真;第二,美国可能确实认为这是土耳其深思熟虑的战略,试图摆脱欧洲地区体系,试图通过人为制造紧张局势在欧亚地区体系中占据更有利更平等的位置。土耳其希望利用西方的反应,开始积极行动,加入以中俄为首的欧亚集团,远离西方。或者简单地说,土耳其因为西方的消极反应而生气,决定寻找新的机动空间和战略位置,这可能是土耳其坚持的重要因素,必要时可以反戈一击,指责一切都是美国和西方的过错。

  本文为新浪原创作品,版权所有,请勿转载。对未经许可的转载行为,以及稍作删节据为己有的行为,新浪网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土耳其担心无能退缩影响声誉

如果认为土耳其倒向中国的步伐只是国际力量博弈的结果,这个观点可能过于狭隘。北约对利比亚事件没有无动于衷,却在叙利亚问题上放弃干涉,尽管叙利亚经常攻击与其相邻的北约成员国土耳其,这可能也是土耳其无视北约警告,远离北约标准,坚持在国防领域与中国合作的一个重要原因。但是在此方面也有许多争论。

首先,所有人都关心的问题是土耳其在变换外交战略轴心时到底有多坦诚。实际上,土耳其一直在利用任何适当的机会为自己谋利,作为政治博弈时讨价还价的伎俩,
比如除了欧盟成员国资格之外,土耳其还表示希望拥有上合组织成员国席位。不过,类似行动同时也明显表示土耳其对美国在叙利亚问题上的立场非常失望。

另外一个争议与土耳其选择中国“红旗-9”防空导弹系统本身蕴含的矛盾有关。一方面,土耳其境内拥有北约反导系统重要组成部分的预警雷达,而北约在日本部署的东亚反导系统则明显针对中国,中国的反应可想而知,因此主要矛盾集中在中土防空合作这个事实上。另一方面,土耳其也没有放弃发出可能重新考虑、甚至拒绝与中国合作的信号,给自己留有余地。但是如果土耳其给人留下害怕压力、无能退缩的印象,则会损害国家声誉,在国际舞台上丧失信任。

如果从中国立场考虑这个问题,不难发现,中方之前没有参与相关争论,只是强调不要把这个问题政治化。在武器销售领域,中国不仅与土耳其合作,还与多个国家合作。所有这些国家和土耳其一样,对中国来说,只不过是武器出口市场。一旦土耳其放弃引进“红旗-9”防空导弹系统,对中方来说,并意味着失去了一个盟国,而是损失了一个能进行互利贸易的市场和客户。

总之,应当说,土耳其在引进中国防空导弹系统上的机动行为,只是在与西方旷日持久的博弈中讨价还价的普通手段,根本谈不上土耳其外交政策的某些变化或战略轴心的转移。土耳其外长日前访问美国前夕向《外交政策》表示,土美是长期亲近的盟国,将来仍是伙伴。这显然表明土耳其在外交上的首选仍是美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