歼20突破碳刹车技术,连减速板都取消了,为何还保留着减速伞?

参考消息网10月17日报道
外媒称,挪威皇家空军表示,设计用于缩短挪威的F-35A隐身战斗机降落时滑跑距离的减速伞经常发生故障,其发生频率比预期的要频繁得多,因此有必要对其进行重新设计。

图片 1

据美国《大众机械》月刊网站10月15日报道,挪威空军正在用52架全新的F-35A隐身战斗机替换其56架陈旧的F-16“战隼”战斗机。据报道,挪威空军对新战机感到满意,但有一点例外:减速伞系统。

在很多人眼里,战斗机使用减速伞减速就是不够先进的标志。他们认为,以美国为代表西方国家空军的战机往往没有使用减速伞,而是通过高性能的碳-碳刹车片来减速,这才是最好的减速手段。

报道称,减速伞系统旨在缩短挪威F-35A在降落时的滑跑距离,可在短时间内停下来。挪威飞行员必须要应对跑道结冰问题,结冰的跑道可能导致战斗机打滑失控。因此,战机降落时所需的滑跑距离越短越好。

其实减速伞减速才是战斗机降落时最有效、最便宜、最简单的减速手段。很多战斗机特别是中俄两国的战斗机在降落时都会释放出减速伞,它能够迅速降低战斗机的着陆速度,使得战斗机的降落距离缩短至最短,

图片 2

不过,减速伞也有一些美中不足的地方,最大的“瑕疵”就是它需要人工捡伞、叠伞和装伞。看过战斗机着陆时释放减速伞的人都知道,在打开减速伞一段时间后,战斗机会迅速把减速伞无情地“抛弃”在跑道上。这主要是因为减速伞是张开在战斗机后部的,直面战斗机发动机尾喷口喷出的高温喷流。假如战斗机抛弃减速伞不及时,等到战斗机着陆速度很低时,减速伞张力减少,就有可能会靠近尾喷口,被喷流烧毁破坏。

资料图片:挪威空军F-35A战机释放减速伞。

而被抛弃在跑道上的减速伞需要地勤人员马上去捡起来抱离跑道,保持跑道的整洁畅通。否则减速伞会对后续降落的战斗机形成威胁,因为它有可能被吸入进气道或者是缠绕住战机的起落架,给其他战斗机的降落形成重大干扰。

捡回减速伞后,地勤人员需要对减速伞的状况进行全面检查,确保它能够继续使用,然后会将它仔细折叠打包好,存放到指定位置。等战斗机要起飞执行任务时,地勤人员就会把它装到战斗机的减速伞舱上,整个过程还是比较费时费力的。中国空军地勤单位中就特意安排设置了捡伞兵,他们专门负责起减速伞的全部工作。

的确,战斗机起落架装备碳-碳刹车片后,它的减速效果非常好。不过,碳-碳刹车片这种东西对一个国家的材料研发、制造水平要求很高,它的价格非常昂贵。而且碳-碳刹车片还是一种易耗品,战斗机每降落一次,它就会磨损一次,需要更换的频率并不算低。

欧洲的战斗机则是另一种风格,例如狂风战斗轰炸机和瑞典的萨伯37雷式战斗机,很罕见的使用了运输机和民航飞机上才有的发动机反推装置,而瑞典的JAS39鹰狮战机,通过鸭翼来减速,鸭翼是其最大最有效的减速板,着陆滑跑时把巨大的鸭翼转90度,成了减速板,在碳刹车的联合作用下,获得了优异的短距起降性能。

北欧国家由于常年的冰雪气候,也对减速伞情有独钟。不久前,美军F22战机与挪威空军的F-35闪电II战斗机进行了联训。挪威一共从美国订购了35架F-35隐身战斗机。挪威的F-35很有特色,屁股上长着一个大鼓包,那是为挪威专门开发的减速伞系统。
挪威购买的F-35A属于定制版,机尾上部安装有一个凸起的减速伞舱,以适应挪威独特的冰雪环境造成机场跑道摩擦力不足,F-35A机轮刹车效率降低的问题。

在如今,减速板这种结构重量大,占用机体空间较多的结构已经是越来越不方便了,不合时宜了。歼-20就没有减速板,在地面时,歼-20隐身战机经常进行全动鸭翼、全动尾翼等气动面的大幅偏转测试,显得异常科幻帅气,而这种设计是具有实际意义的。得益于更加先进的电传飞控系统,歼-20隐身战机取消了机背减速板,需要减速时,使用飞控系统统一操作战机的气动面,来达到减速板的效果。

歼-20隐身战机可以在降落后竖起全动鸭翼,或者是将垂尾分别向内侧偏转,从而增大机体正面阻力,降低降落速度。另外,歼-20隐身战机还配备有传统的减速伞,可在降落后放出显著降低歼-20隐身战机的着陆速度。歼-20继续沿用减速伞主要是出于经济性考虑。

中国现在已经突破碳-碳刹车技术,未来国产战斗机应用碳-碳刹车盘以后,也可能逐渐抛弃减速伞,降落时以刹车减速为主。但很多战斗机出于节约成本等考虑,仍是使用减速伞来减速,中国的战斗机便是如此,毕竟中国军队历来都有勤俭节约的好传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