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在乌克兰如何收场?俄媒:东部地区实现高度自治

核心提示:根据普京的条件,顿巴斯一直会是名义上统一的乌克兰内部的一匹“特洛伊木马”,以确保俄罗斯对基辅未来走向的影响。

乌克兰局势最新消息:昨天,当世界最大军事同盟北约的领导人齐聚英国威尔士,而“是普京赋予了北约存在下去的意义”,这句听上去稍显讽刺的话竟同时出现在俄罗斯与西方媒体,只不过后者更强调“希望普京的好斗能把北约从懒散中唤醒”。

参考消息网2月16日报道
俄罗斯《莫斯科时报》网站2月5日发表文章,题目为《普京希望乌克兰保持完整,但是他所理解的完整》,作者为前美国国务院项目主管乔希·科恩,全文编译如下:

4日,北约忙于筹划对俄统一战线,基辅苦苦思考如何防俄入侵。这一天,“普京”、“ISIS”和“阿富汗”被认为是北约两日峰会的关键词,而普京3日突然提出旨在促成乌东部停火的七点和平计划,令与会者不得不花大量精力去分析莫斯科的提议是否真诚。

随着战斗再次在顿巴斯爆发,从柏林到布鲁塞尔的西方政府和军事分析家都在考虑2014年他们一直在思考的同样问题:普京想在乌克兰如何收场?

从“可两周拿下基辅”、“不要招惹核大国”到“和平路线图”,普京软硬兼施的表态显得相当漂移,而他对基辅最新的警告是,休想加入北约。这样的普京让西方媒体觉得他像拳击台上的阿里,难以捉摸,越来越多人呼吁政客考虑与俄“和谈”的建议。基辅的最新想法是,在2000公里俄乌边界“建一道隔离墙”,挡住普京。

无疑,俄罗斯已经升级了它对顿巴斯的分裂主义者的支持。但是虽然有关俄罗斯军队在乌克兰行动的情报相当明确,这些情报却都无法揭示普京到底在想什么。

图片 1

许多媒体报道说,很多西方情报分析家认为,普京对通过协商来取得维护乌克兰统一的解决办法已经不再感兴趣。

北约召开“冷战后最重要峰会”

这一分析的问题在于,它误读了莫斯科政策的动机。实际上,莫斯科的主要目标一直都是确保乌克兰不会成为西方联盟体系的一部分,尤其乌克兰加入北约是绝对不能接受的。俄罗斯政界人士普遍认为,乌克兰加入北约是一种现实威胁。

当地时间4日中午12时45分,位于威尔士纽波特的凯尔特庄园度假酒店,北约秘书长拉斯穆森与作为东道主的英国首相卡梅伦握手寒暄,为期两天的北约峰会就此开幕。根据日程,北约28国领导人将先讨论北约未来在阿富汗作用,18时30分开始讨论当天的重头议题——乌克兰危机。5日,与会领导人将讨论成员国增加国防预算,以及如何应对日益凶残的ISIS。

为了维护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影响并确保基辅不会加入北约,普京会接受一种解决方案来维持乌克兰的完整——尽管是普京所理解的完整。

“在东方,俄罗斯正在袭击乌克兰,在东南方,我们看到一个叫做‘伊斯兰国’的恐怖组织在崛起,北约将采取重要措施应对这些威胁”。峰会开幕前,拉斯穆森用这样的话在记者会上阐述北约面临的安全困境。法新社4日说,考虑到威胁的严峻性,此次峰会被外界视为“冷战结束后最重要的北约峰会”。

实际上,乌克兰媒体最近发表的一篇网络文章说,普京实际上已经通过助手将他有关解决方案的意见传达给了基辅。这个解决方案以下列条款为基础:

英国广播公司称,乌克兰危机是北约最重要峰会上最重要的议题。峰会尚未正式开始,受邀与会的乌总统波罗申科便与美、英、法、德、意五国领导人会面,向他们说明3日与普京在电话中达成的停火协议。法新社称,卡梅伦安排朋友们与自己一起会见波罗申科,为的是显示对他高规格的支持。拉斯穆森则在记者会上猛批莫斯科,称“我们很不幸地看到俄罗斯仍致力于破坏乌克兰东部稳定”,“普京希望邻国陷入持久冲突”,“俄罗斯的入侵是一记警钟,提醒我们所有人,我们所享受的自由、安全与繁荣都不是理所当然的,一些人仍然试图在欧洲用暴力和鲜血重划边界”。

乌克兰进行联邦化。

4日峰会前,卡梅伦与奥巴马一同参观了纽波特当地一所学校,与孩子们沟通,但他们当日一起做的更受媒体关注的事,是共同在英国《泰晤士报》上撰文,表达“绝不在野蛮杀手面前退缩”的同时,谴责俄罗斯用吞并克里米亚的行径“撕毁国际规则手册”,“损害别国主权”。两人告诫普京,“我们将保持军队在东欧持久存在,让俄罗斯明白我们会坚持集体自卫的承诺”。

给予“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特殊地位,包括让它们成立不受基辅管辖的地方政治当局。

普京于峰会召开之际提和平建议 扰乱北约计划

地方预算自主。

但此时从普京口中说出的词汇是和平。俄新社称,就在北约峰会开幕前一晚,普京在前往蒙古国访问途中公布旨在促成乌克兰东部停火的“七点计划”,包括“乌政府军和东部自卫武装立刻停止进攻性行动”,“乌武装部队后撤至炮火无法攻击到居民点的距离”,“对停火实施全面客观的国际监督”以及交换战俘,开辟人道主义走廊等。

DPR和LPR在语言和文化上享有全面控制权。

在西方舆论场,上述和平计划被称为“普京路线图”。美国《纽约时报》称,这份路线图制造的问题比它解决的问题还要多。文章称,“普京路线图”实际上给基辅传递了两个信息:第一,你在战场上打不赢,除了谈判别无选择;第二,局势如何演化由我来做主。

DPR和LPR有权选择“经济整合载体”,意即它们可以加入俄罗斯的“欧亚经济联盟”计划。

“俄罗斯是恐怖主义国家!”在3日内阁会议上,乌克兰总理亚采纽克激烈抨击俄罗斯,他指责“普京路线图”中的七点倡议是“欺骗国际社会的障眼法”,称“普京的真正目的是摧毁乌克兰,重建苏联”。亚采纽克的言论与总统波罗申科的立场似乎相当不同,后者表示,真诚希望各方就乌东局势的谈判5日能在白俄罗斯明斯克开启,“乌克兰人民希望和平,但一些政客在游戏战争,我不会允许他们这样做。”

乌克兰应该成为一个中立国家。

“我们正为政治解决危机尽最大努力,反俄言论却被大量散布,这说明基辅某些好战政党正受到来自外部势力的支持,尤其是美国”。4日,俄外长拉夫罗夫指责华盛顿损害乌克兰和平进程。他的讲话被视为俄罗斯针对北约“反俄”峰会做出的回击。

所有这些方面都应该列入乌克兰宪法。

4日晚,北约峰会传出矛盾消息,路透社称白宫发表声明,表示北约“关键”领导人已就追加对俄制裁达成一致。但法国总统奥朗德称,欧盟将依据未来几小时局势发展,决定是否追加对俄制裁。

俄罗斯在乌克兰的军事升级实际上是为了迫使基辅按照普京的条件同莫斯科达成一个协议。根据普京的条件,顿巴斯一直会是名义上统一的乌克兰内部的一匹“特洛伊木马”,以确保俄罗斯对基辅未来走向的影响。

“拳王普京”让西方摸不清

为了理解为什么普京希望让顿巴斯留在乌克兰,考虑一下,如果顿巴斯与乌克兰脱离会发生什么情况。

4日,波罗申科在北约峰会上表示,将下令部队于莫斯科时间5日15时停火,乌分离武装也称,如果5日与基辅达成协议,将实施停火。双方举动显然是对“普京路线图”的积极回应。但在西方,普京的真诚性备受质疑。拉斯穆森称,“我们欢迎任何致力于和平的努力,但真正重要的是地面上到底在发生什么”,他要求俄罗斯从乌克兰境内撤出部队,停止向乌境内输送武器。

在这种情况下,余下的乌克兰会变得更加统一。剩下的人口主要说乌克兰语,并视俄罗斯为一个不可宽恕的敌人。

法新社称,西方分析家觉得普京“不真诚”,他似乎是希望乌克兰进入类似于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的局面,让乌工业基地始终依赖俄罗斯。文章说,此次峰会预计会对俄推出新制裁,但制裁不能让普京回心转意,“事实上掌控局势的仍然是俄罗斯”。俄罗斯专家佩特罗夫说,“普京能够提议是因为形势对他有利,西方除了接受,别无选择”。

在政治上,乌克兰内部就没有俄罗斯的支持者,从而无法用与俄罗斯的经济或政治关系来制衡乌克兰同西方的纽带。如果无须考虑东部俄语区民众的愿望,基辅将会没有顾虑地追求加入欧盟和北约。

“普京从不缺少戏剧性”,《纽约时报》3日这样形容俄总统。过去一段时间,从“支持乌东部拥有国家地位”,“如果我想,可以两周内拿下基辅”、“不要招惹核大国”,普京总是说一些看上去很强硬的话,再由他的发言人佩斯科夫出面解释,抹平争议。英国《卫报》说,普京这一分钟说他无力控制乌东部分离武装,下一分钟就呼吁分离武装释放被包围的乌政府军,没有人知道普京到底想干什么,他像拳王阿里般灵活躲避着西方的打击,不管北约峰会上西方领导人言辞多么像是个拳击手,事实上,拳台上只有一个拳击手,他叫普京。

如果让顿巴斯脱离乌克兰,俄罗斯几乎肯定会遭到更多西方制裁,它甚至可能像英国首相卡梅伦支持的那样被环球银行间金融通信协会排除在外。

“任何人只要花10分钟读读俄罗斯和乌克兰的历史,就会明白俄罗斯比西方更关注乌克兰”,《纽约时报》3日说,克里姆林宫绝对不会允许乌东部武装在军事上被击败,这会危及普京的统治。西方如果军事援助乌克兰,恰好会给普京全面开战的借口,如果西方怂恿基辅寻求军事胜利,注定会失败。

SWIFT是一个安全的消息传递系统,数千家国际银行都在使用它。如果俄罗斯的金融体系脱离SWIFT,俄罗斯各个银行在转移资金方面将变得很困难,这会进一步破坏俄罗斯经济。

文章说,西方应该强烈支持停火,与普京谈条件,支持顿巴斯地区在乌克兰享受特殊地位。“今天,西方要选择的已不是一个完整且加入西方阵营的乌克兰,或是将部分领土割让给俄罗斯的乌克兰。西方要选的,是保留一个顿巴斯地区自治但其他地区还能发展民主和经济的乌克兰,还是一个长期陷入冲突,进步永远无望的乌克兰”。

最后,随着顿巴斯再也不受基辅控制,俄罗斯现在将致力于重建该地区,并帮助它从战争中恢复元气。相关成本可能超过数千亿美元。正在崩溃的俄罗斯经济无法承担这笔资金。

俄警告基辅:别想加入北约

尽管让顿巴斯脱离乌克兰或许在情感上对莫斯科来说是可取的,但让顿巴斯脱离乌克兰的这些后果会破坏普京避免乌克兰加入西方联盟体系的目标。

“毫不夸张地说,65岁的北约到了决定性时刻”,英国《每日电讯报》4日说,冷战后,西方还没有陷入过这样的困境,深刻的政治分歧令北约成员国在应对俄罗斯、提高国防预算等问题上难以步调一致,“所幸的是,普京的好斗也许会将北约从懒散中唤醒”。当日,法国叫停向俄交付“西北风”级两栖攻击舰的做法被视为北约展示团结的举动。俄《观点报》则称,是普京给予了北约存在的意义。

现在,考虑一下,如果顿巴斯依然留在一个“联邦化”的中立的乌克兰内部,世界会如何看待克里姆林宫?在这种情况下,乌克兰不会加入北约,而顿巴斯实际上成为乌克兰内部一个独立的地区。

“9月4日,大家会记住这一天,这天是新冷战的开始”,德国《明镜》周刊这样说。德国电视1台也说,西方不能一遍又一遍被普京愚弄,必须想清楚,“普京不再是伙伴,而是敌人”,北约成员必须提高国防开支。拉斯穆森在《华尔街日报》撰文称,北约必须时刻准备保护它的10亿公民。

实现他在乌克兰的战略目标将为普京提供巨大的政治支持。普京就会向俄罗斯民众将自己描述为让俄罗斯恢复其大国地位的领导人。

“乌克兰也应是北约一分子”,乌克兰总理亚采纽克上周在议会讲话时便要求乌放弃不结盟地位,加入北约。法新社称,在北约峰会上,基辅再次试图入盟。拉夫罗夫对此发出激烈谴责,他表示,“当我们试图永久解决基辅与分离武装之间的距离时,基辅呼吁加入北约,这明显是令对话脱轨的举动”。同日,乌克兰新闻网等乌媒体报道亚采纽克的新提议——斥资1亿欧元在绵延2000公里的俄乌边界建起一道隔离墙。乌财政部长称,目前建立隔离墙还只是个想法,也不知道总理想把墙建成什么样,而亚采纽克说,“我们需要真正的保护”。

普京还希望,一个和平解决方案会促使西方解除对俄罗斯的制裁。虽然同克里米亚有关的小型制裁会保留,但最具有破坏性的制裁则会解除。

图片 2

俄罗斯应该也会免除花费大量金钱重建顿巴斯的责任或至少部分责任。

最可能的情况是,这笔费用会由莫斯科、基辅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国际资助机构分摊。此外,从俄罗斯的角度来看,如果顿巴斯留在乌克兰,基辅会继续承担该地区的养老金和其他社会成本。

总之,虽然最近俄罗斯向顿巴斯增派了大量军队和设备肯定代表着俄罗斯战略的一种变化,但从战术角度,普京理想的收场方式(同基辅协商一个保护俄罗斯在乌克兰利益的解决方案)依然没变。

图片 3

资料图片:默克尔和奥朗德对莫斯科进行闪电式访问,与普京就化解乌克兰危机进行了约5个小时闭门会谈。新华社/路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