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会对下一个对头国家动武吗?

美国下一个目标谁都不会打——至少是在特朗普剩下的两年任期内不会开打。

问:美国近几任总统在任期间都要打一仗,布什打伊拉克,奥巴马打叙利亚,伊朗会是下一个吗?

之所以得出这样的结论,我愿意跟大家分享本人经分析判断得出的理由——

图片 1

首先,如今的战争不但是政治的延续,更蕴含丰富的经济因素,需要精算战争的性价比

美国建国200多年,美国只有16年没有在打仗,所以美国又被成为战争机器。从最近几任总统来看,克林顿发动了科索沃战争,小布什发动了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战争,奥巴马参与了利比亚战争和叙利亚战争。虽然特朗普没有发动新的战争,但是在其任期内依然在参与阿富汗和叙利亚的军事行动,去年空袭叙利亚就是特朗普的杰作,所以特朗普也是在打仗。

克劳塞维茨《战争论》说,战争是政治手段的延续。到了新世纪复杂的国际环境下,我觉得还应该加上一条,现代战争已经很少缘于单纯的政治目的,它包含着丰富的利益诉求与经济因素。通俗点说,战争除了追求国家政治利益,还需要考虑经济效益,没人再去打小布什那样疯狂烧钱却不见回报的战争。

(美军空袭叙利亚)

例如已经烂尾的阿富汗战争,美国高精尖精确导弹一枚动辄百万千万美元,瞄准的目标却仅仅是塔利班驴背上驮着的一门迫击炮。如此投入产出比例悬殊的不对称战争,哪怕把全美国所有的财富都耗光也不够用。
与之相对照的是小布什他爹成功打赢的海湾战争。美国通过暴扁萨达姆,展示了先进武器的威力,赢得了海湾国家的感恩戴德,战后光是卖军火收保护费,就赚得盆满瓢溢,还不包括巨大的石油收益。
一赔一赚,反差明显。

不过特朗普的对外政策与其前任有所不同,在军事上力求进行收缩,比如特朗普一度宣称将从叙利亚和阿富汗撤军,但是面临的内部阻力比较大而不了了之。特朗普目前主要通过经济制裁和军事威胁的方式来达到美国的目的,发动战争被放在次要的地位。

其次,动用武力解决问题,明显不是特朗普的套路,他更擅长的是经济手段

目前美国最想颠覆的两个国家就是伊朗和委内瑞拉,美国所采取的策略就是经济制裁+军事威胁。特朗普并不想对这两个国家动武,毕竟动武的成本和代价太大,能使用和平方式做到的就没有必要使用武力。因此,现在断言特朗普会对伊朗动武为时过早。

特朗普商人出身,比较擅长用商业和经济手段解决美国存在的问题。在美国历史传统上,民主党总统似乎更强于驾驭经济,比方说罗斯福的新经济政策,或者比尔克林顿总统替国家辛苦积攒下不菲家底。而共和党出身的总统,由于跟美国军工集团存在千丝万缕的传统联系,往往会在执政期发动战争来回报金主。

虽然美国现在向中东部署航母和轰炸机,这只是美国应对可能出现的军事威胁的防御部署,或是为了加大对伊朗的军事威慑。毕竟美国通过对伊朗进行经济制裁就可以打击伊朗的经济,而且在美国石油禁令重启之后,伊朗的日石油出口量已经从去年6月份的270万桶下降到目前的110万桶左右,下降了一大半。如果美国的制裁持续下去,伊朗经济将遭受巨大冲击,2019年经济将出现6%的下滑。美国通过经济制裁就可以达到自己的目的,所以就不需要通过付出更大代价的战争方式,所以特朗普就没有必要发动一场伊朗战争。

特朗普之所以显得另类,除了他古怪而特立独行的言行举止,更在于他并非共和党建制派,胜选的资金、推力也不是完全依仗军伙商,所以他敢远离战争陷阱而毫无压力。否则他就会下决心顺水推舟,动用军事手段在叙利亚跟俄罗斯、伊朗血拼。
想打仗的话,乌克兰东部,叙利亚,伊朗,战争的燃点很多,特朗普只须顺从五角大楼与军工联合体的心意就行。

目前,虽然美国的航母攻击群、轰炸机特遣部队和爱国者导弹已经部署到伊朗附近,但是个人认为,美国不可能与伊朗开战,如果硬要说个比率,开战的可能性最多10%。

但是特朗普内心十分清楚——战争无法解决美国现存的经济顽症,靠弹药消耗军工企业亦无法令美国的产业空心化现象获得改观。

美国如果要打伊朗,应该早就打了。美国对伊朗进行了40多年经济制裁,都没有对伊朗动武,现在也不可能对伊朗动武。美国在中东打了几场战争,现在都还没有从战争的泥潭中走出来,不可能再陷入伊朗战争的泥潭中。再说,伊朗不是伊拉克、阿富汗、利比亚,伊朗是中东大国、强国,不是这么好打的。如果两国单挑,美国有胜算,但怎么可能单挑呢?只要俄罗斯介入,美国必败。

第三,如果启动战争按钮,美国需要实现怎样的经济目的?

美国如果敢打伊朗,俄罗斯必定帮助伊朗。美国尚且不敢与俄罗斯正面过招,又岂敢与伊朗和俄罗斯的联军直接过招?俄罗斯多次说过,如果俄罗斯或者俄罗斯的伙伴可能遭到外来侵略,俄罗斯不排除先发制人,也不排除首先使用核武器。如果美国胆敢打伊朗,俄罗斯的核武器也许真要派上用场。美国请日本吃过原子弹,当然害怕俄罗斯请美国吃原子弹,这叫一物降一物、以治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A、通过战争消耗刺激军工产能,拉动美国配套关联产业,促进军工技工就业增长。伊拉克战争得不偿失的教训已成为前车之鉴,聪明的特朗普不会再去重蹈覆辙。

特朗普是生意人,知道枪炮一响、黄金万两。特朗普治下的美国,如果要发动战争,主要是打代理人战争,要让美国亲自上战场,特朗普肯定不意愿:一方面,战争是要死人的,美国人不希望把自己的孩子送上战场,包括特朗普,愿意把把自己的儿子、女婿、女儿送上战场吗?另一方面,不符合特朗普“美国第一”“美国优先”的执政思路。

B、驱赶美元资本、国际投资寻求避风港,回流美国本土,从而为增发美元创造条件。从前美国就是这么干的,但目前国际形势出现了新的变化趋势,一旦战争爆发资本出逃,最终的流向及目的地不一定是美国国内,更有可能是极俱吸引力的中国。
如果美国轻启战端却实现不了既定目标,还须冒着再困泥潭的巨大风险,战争还有什么意义呢?

伊朗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不可能主动攻击美国,不可能向美国打枪第一枪。只是,按照伊朗的性格,如果美国打出第一枪,伊朗必定进行还击,不可能让美国打出第二枪。美国不会、不敢、不愿打伊朗,伊朗又不可能主动打美国,这战争怎么可能打得起来?

第四,在什么情况下特朗普政府会悍然发动战争?

当然,因为特朗普是一个极不稳定、极不确定的人,所以,不排除特朗普心血来潮,不顾一切蛮干乱干,这大概就是美国对伊朗开战的10%的可能性吧。但是,即使特朗普乱干,也可能就像特朗普2017年4月和2018年4月两次空袭叙利亚一样,打一枪就跑。即使如此,伊朗和美国也有可能不会放过美国,美国只能吃不了兜着走。因此,美国要打伊朗,必须考虑付出惨重的代价。

美国经济急剧恶化,特朗普政府的单边主义、全球贸易战彻底宣告失败,国内矛盾激化得不可收拾,反对派势力趁机甚嚣尘上,而特朗普面对危局困境无计可施的时候,不排除他为了转移视线对外发动战争。

特朗普若要开战,首选是伊朗,其次是委内瑞拉!美国和伊朗之间的恩恩怨怨由来已久,美国一直都想拔掉伊朗这根插在中东阻碍美国控制中东的钉子,美国就一直想要整垮伊朗,美国想找机会对伊朗开战,但伊朗背后有俄罗斯,有亚洲经济大国的支持,让美国畏惧!

纵然如此,美国对伊朗背后的势力感到恐惧,但并没有改变美国真快伊朗的计划,只不过美国换了一种方式,并不想对伊拉克、阿富汗、利比亚那样对伊朗直接开战,而是对伊朗的经济进行制裁,先从经济上拖垮伊朗,最后再从军事上彻底瓦解伊朗!

看到美国对伊朗的策略,从经济上下手,那么美国政府的软肋实际上也是经济,而要在经济上拖垮美国,必须要先去美元化,让美国失去美元的霸权地位,美国的经济就会下滑,从世界经济第一跌到第二,然后然跌到第五,最后再跌到第十、第二十、第三十,美国经济崩盘之后,美国的军事霸权就会被瓦解!

面对世界各国要去美元化,面对美国的衰落,美国要挣扎。面对美国的经济制裁,伊朗也要挣扎,伊朗也要反抗,就会不顾美国的反对和禁令,最终导致军事摩擦,而这个军事摩擦,可能会由美国在中东的驻军和以色列来完成,是一个小规模的战争。而美国发动这种战争的目的,就是等于是双管齐下,利用经济制裁缩减伊朗的开支,利用战争增加伊朗的消耗,最后还是会让伊朗的经济被拖垮,没有经济的支持,军事上就会陷入被动!

美国对伊朗只发动小规模的战争,是因为美国并没有打算让美国卷入到战争中去,战争的不确定性因素太多,美国又刚好处在发展的瓶颈期,美国政府害怕大规模的战争让美国从此一蹶不振,美国还没有做好美国衰落的心理准备,也不甘心就这样失去世界第一大国的地位,就会小心翼翼对待大规模的军事冲突问题!

美国最新公布的经济增速已达到4.1%,特朗普的三板斧收到了不错的成效。因此我们可以初步得出结论——美国在近期可能会有军事讹诈或军力佯动,却不会对下一个敌对目标实施军事打击。

伊朗和美国之间的战争,早晚都得面对,既然无法避免有一场大规模的战争,伊朗就要抢占先机,主动出击,改变伊朗以往的被动防御战略,在美国还没有做好大规模军事行动的时候,伊朗主要的主动攻击才能算是奇袭,伊朗就掌握了主动权,美国被动的接受,心理落差会很大,美军士气也会因此受到影响,伊朗才能掌握谈判的筹码,以打促谈才是最有效的方式,也是伊朗赢得胜利的关键!

时过境迁,而曾经那个负责人*(起码表明是负责人的)大国已经不复存在了,而特朗普带领下的反全球化,各种退群各种怼,各种诘责各种骂,但现在好像“效果”不够好!

1.想从全球来评估,美国最可能在特朗普任内开战的地方在中东,而中东最可能的地方不是伊朗,而是也门!面对伊朗,美国是真的不敢直接开打的,毕竟“曹县”已经做出了表率,而连续两次(5月4日、9日)发生导弹,美国“表示很平静”,当然伊朗马上就宣布,给相关签署伊核协议的国家60天,而且坚决反对欧盟所谓的“有条件进行修改条约的”和谈!

2.也门,目前的局势依然处于混乱,而起背后是美俄的博弈。所以,在这个地方,美国极有可能发动军事行动,当然不会直接派兵,而是支持沙特联军继续霍霍。而也门的地理位置,对于美国来说,确实是一个非常理想的地方——可以为美国大中东战略提供极佳的地位战略要地。

3.巴以冲突时不时升级,但是以色列完全知道,不能完全去“吃掉”巴勒斯坦;美国在阿富汗战争陷入走留都尴尬的境地;叙利亚已经没有了翻盘的机会,利比亚现在入局也不是时机,委内瑞拉俄罗斯已经捷足先登驻上军队了。

所以,特朗普现在真的有点儿上火:这个世界,人心散了,队伍真不好带,还各个都有个性,还有两把刷子!

小布什不仅打了伊拉克,他还打了阿富汗。事实上,小布什是先打了阿富汗,而后入侵伊拉克。小布什之所以发动侵略战争,当然存在很多原因。在过去,很多人着眼于美国利益集团的算计。例如,美国利益集团想抢夺伊拉克的石油,萨达姆对美国霸权构成威胁等等。这些原因,都是真实存在的,美国入侵伊拉克,确实是为了石油,同时也是为了铲除萨达姆。

有一点经常被忽略,那就是小布什的私心。有人认为,小布什上台后,遭遇了一个很重大的事件,就是发生于2001年的那件大事。这件事,让美国政府很没面子,美国民怨沸腾,美国政界下不来台。作为美国政界的领导者,小布什当然要负责任,如果小布什不搞点事,就很难提高自己的支持率。如此一来,他竞选连任的希望,就会变的渺茫。

对于布什家族来说,竞选连任,是一个很大的愿望,当年老布什,打赢了战争,却输掉了大选。因此,小布什很渴望连任,就如同今天的特朗普。为此,小布什决定搞一场侵略战争,因为发动战争,可以迅速树立一种强硬的形象,这是美国总统获取民众支持的捷径。

他的第一个目标,就是阿富汗。美军打进了阿富汗,但没有达成原有目标。对于此,小布什再次下不来台,他需要给自己找个台阶下。这个时候,他想到了萨达姆,此人是美国的宿敌,是中东地区的反美旗手,如果拿下萨达姆,小布什不仅可以忽悠到选票,也可以让美国利益集团感到高兴。因为,他们都盯上了伊拉克的石油,中东地区也关乎美元霸权。后来,美军打进伊拉克,推翻了萨达姆,但却让美国深陷泥潭。小布什虽然获得连任,可他坑了美国。

奥巴马时期,总体上是要对小布什犯下的错误进行修正。然而,奥巴马的主要目标,不是否定美国的霸权,而是要扩张美国的霸权。最起码,奥巴马是要巩固美国的霸权。因此,他也对侵略战争很上心。例如,他干涉叙利亚内战,扶持叙利亚反对派武装。在北非,他支持利比亚国内的叛乱势力,推翻了卡扎菲。这种种迹象,表明奥巴马不是一个和平主义者。最为滑稽的在于,奥巴马这类热衷于侵略战争的政客,竟然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

特朗普上台后,把奥巴马和小布什的路线都给否定了。但是,特朗普也是一位霸权主义者,他的目标,依然是维护美国的霸权。然而,经过小布什的折腾,美国已经精疲力尽,其国势渐衰。因此,即使特朗普有入侵伊朗的野心,但美国没有入侵伊朗的实力。在现阶段,美国根本不敢打伊朗,别看特朗普喊得很凶,但他内心的胆怯,根本无法掩饰。

文 / 图维坦

伊朗和美国迄今为止已经对抗了40年,是否会在特朗普的任期内摊牌呢?我个人观点,如果特朗普有把握在明年的大选中获得连任资格的话,那么在他当前的第一任期,尤其是明年大选之前,不会与伊朗搞军事摊牌。

不过当前的形势对伊朗来说是相当不利的。首先从军事角度说,在控制伊拉克和阿富汗之后,美国等于是控制了伊朗的两肋,如果再算上叙利亚东部控制区和海湾国家的军事基地,伊朗已经处于被美军完全包围的态势中。

其二,美国正在实施的有史以来最严厉的石油禁运制裁,将会严重伤害伊朗经济秩序和基础。从5月2日开始,任何买家采购伊朗石油都将受到严厉制裁。从效果来看,美国的初期目标已经实现。伊朗石油日出口量已经跌到100万桶以下,比四月份减少了一半还多。

也就是说美国会满足于对伊朗的的制裁效果,但会继续施压直至把伊朗的石油出口量压缩到50万桶以下甚至更低。欧洲智库预测到六月份伊朗石油日出口量将会跌到40万桶水平。这个数字对伊朗来说是聊胜于无啊。

美国是否想通过一场战争彻底搞定伊朗?答案是肯定的,但这么多年过去,美国一直在做准备,在等一个最佳的机会。这个机会就是伊朗经济崩溃、内部动荡的最虚弱时候。现在对伊朗的经济制裁就像海湾战争一样,未来的军事行动就像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一样。

如果没有海湾战争和随后十年多的制裁,萨达姆的军队也不会在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中那么脆弱无力。当前对伊朗的最严厉制裁可以看做是给伊朗喂“十香软骨散”,等伊朗虚弱无力了,美国才会选择一个凤高无月夜下手的。

老布什在任期间,发动“沙漠风暴”行动,制止伊拉克侵略科威特,并且出兵入侵巴拿马。

克林顿在任期间发动了科索沃战争。

小布什在任期间,发动了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战争。

奥巴马在任期间,派兵参加利比亚战争,推翻卡扎菲,并且出兵叙利亚。

特朗普前四任总统都没闲着,至少发动一场战争,战争的核心区域仍然是中东,可见美国在中东的政策并不是某一位总统的政策,而是美国的长期国策。经过前几位总统的努力,美国已经控制了大半个中东,唯二的漏洞只有伊朗和叙利亚。

叙利亚内战期间,一共有两支援手扶住巴沙尔,没有让他倒下去,一个是俄罗斯,另一个就是伊朗。

伊朗为了保住叙利亚,向叙利亚提供超过10万人的地面部队,并且直接出兵进攻叙利亚反对派,叙利亚局势稳定之后,伊朗也并没有完全撤军,而是留下了大量的军事基地,一方面保护叙利亚,另一方面用来威慑以色列。

叙利亚的失败让美国十分恼火,俄罗斯是动不得的,如何解决伊朗成为美国控制中东的关键。如此看来,即使伊朗愿意和谈,美国也不会就此停手,因为美国需要的是像沙特一样听话的国家,伊朗肯定不会屈服,还会明里暗里对抗美国,支持中东地区的恐怖主义。

伊朗已探明石油储量约为1500亿桶,位居世界第四,目前石油交易与美元挂钩,如果伊朗使用其他货币进行石油交易的结算,将会直接对美元的地位构成威胁。

美国在中东地区修建了大量军事基地,几乎每一个国家的领土上都有美军,唯独伊朗成为例外,随着军事基地的增加,伊朗也逐渐被美国包围,可以说美国做好了战争的一切准备。

特朗普会开战吗?

2020年,美国将会举行总统大选,能否连任还是一个未知数,此时发动战争实在冒险,对于特朗普的连任十分不利,所以接下来仍然会以经济制裁为主。

连任之后,特朗普可以放开手脚,因为美国总统最多连任一次,无论好坏,特朗普最多只能再干四年,解决伊朗,不仅可以强化美国在中东的影响力,也可以增强自己的威信。

美国目前有两大目标,一个是委内瑞拉,一个是伊朗,伊朗的重要性远非委内瑞拉能比。

本世纪以来,随着小布什、奥巴马的上台,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利比亚战争、叙利亚战争相继爆发,给中东带去了无穷的灾难,无家可归者不计其数。

如今,特朗普继任美国总统,不仅要对委内瑞拉动武,还对伊朗纠缠不休,并将看家本领派往波斯湾,这样看来,伊朗会是继上述四个受害国之后下一个遭受美国毒手的国家吗?

日前,美国为了贯彻实施对伊朗石油零出口的强制性措施,分三批将军力部署到伊朗附近海域,这些军力包括“林肯号”在内的5艘航母、4架B-52战略轰炸机、100多架舰载机以及近万名官兵,气势汹汹,虎视眈眈,“来者不善,善者不来”,这不是要与伊朗开战又是什么呢?

但转念一想,美国这架势也就是来吓唬吓唬伊朗的,并不可能真的要对伊朗发动军事打击。原因在于:

首先,世界形势不允许。小布什、奥巴马敢对上述四国动武,那是因为美国的实力达到了巅峰状态,国家有的是钞票,并且这两位总统都能将盟友拴的牢牢的,死心塌地为美国效劳。而今,几场战争下来,美国的实力已今非昔比,外债规模高达22万亿美元之巨,连造墙钱都得不到国会批准,再有特朗普对盟友心狠手辣,六亲不认,威信尽扫,谁愿意为其当炮灰呢?即便美国战胜伊朗,也要付出惨痛代价,短期内很难恢复元气,而其他新兴大国倒有可能后来居上,将其甩得远远的。

其次,伊朗实力不允许。伊朗有上亿人口,军工生产能力非常强大,诸如贾马兰型护卫舰、佐勒菲卡尔主战坦克、闪电战斗机、射程达2500公里以上的流星3弹道导弹等都能自主生产,年产百万辆汽车、反舰导弹、核武器制造等都不在话下。伊朗上至最高领袖、下至一般百姓群情激愤,斗志高昂;伊朗地形复杂,高原、山地、戈壁、荒漠等分布广泛,无疑是葬送美帝国的坟场。美国攻打阿富汗和伊拉克,损失了3万亿美元,死亡士兵近万人,如果与伊朗交战,只会让美国死得更惨。

最后,“美国利益优先”不允许。特朗普看起来高傲、冷酷、好战,但是与生俱来的唯利是图的本性限制了他的战争思想,因为战争是要破财的,美国的财富虽然堆积如山,可那也是日积月累而成,并非天上掉下来的,何况美国这几年已经大不如前,否则特朗普也不会见利忘义,连朋友都坑。如果特朗普对伊朗发动战争,“让美国再次伟大”的设想必将遥遥无期,更何谈2020年竞选连任?

总之,诸多因素限制了美国打击伊朗的手脚,如果美国把伊朗逼入绝境,伊朗照样会狠狠咬其一口,令其不得好过、不得好死。

点赞太容易,评论显真情,欢迎关注、留言,等你评论,等你『一鸣惊人』!

1979年元旦中美建交,迄今40年看美国历任总统对外战事更有意义。

1981—1989年里根:在西半球出兵干涉格林纳达事变,海空军与陆战队发动袭击并登陆“石榴国”;对利比亚多次采取有效军事打击,击落其战机,轰炸利境内特定目标;两伊战争后期在海湾袭击伊朗军事目标;发兵巴拿马抓捕前总统诺列加。

1989—1993年老布什:领导联军成功进行海湾战争,将萨达姆军队赶出科威特。

1993—2001年克林顿:1999年对南斯拉夫发动78天的连续轰炸袭击。

2001—2009年小布什:2001年阿富汗战争推翻塔利班政权,2003年伊拉克战争掀翻萨达姆。

2009—2017年奥巴马:2011年领导西方空中力量对利比亚卡扎菲的持续空中打击,直至推翻其统治。

2017至今特朗普:主导对叙利亚巴沙尔政府“使用化武”的报复性打击。

综上所述:20世纪90年代冷战结束后,美国和西方最大的军事对手华约不再,俄罗斯自顾不暇,美国以“避免人道主义危机”、“反恐”、“清除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等为名,实施单边主义和先发制人,对巴尔干和中东地区国家实行入侵和军事干涉,严重违反国际法与公认的国际关系准则。

当下,特朗普政府“瞄上”委内瑞拉和伊朗两大“不从”美国的石油输出国,用经济制裁、金融封锁、政治干预、外交打压、战争边缘相结合的组合手段力图使两国就范,特别是对付伊朗,军事威逼,步步惊心。

从另有一方面看,把连任作为今后一年半主要目标的特朗普有所忌惮:战时状态对大选不利,特别是倚强凌弱的战争,它会带来耗资巨大拖累经济,前景不明影响投资,内外舆论激烈反对,民意分裂削弱支持等后果,善于精打细算的特朗普一般不会大冒险以自断政治前程。

战争是政治的延伸,它必须以国家长期的战略利益为根本。也就是以全胜的战略去争胜世界,故兵不钝而利可全,此为谋攻之法。所以战争如果没有百分之三百利益,即使取得战术上的胜利,然而却导致战略上的失败,对国家长远利益而言是极为不利的。

所以我们预测战争的可能性不能以历任总统都要打一仗的现象去观测。要以全球时代政治格局为大背景,局部地区的优劣势态,本国的长期战略利益去全面衡量发动战争的利敝孰忧,孰劣。

如当年美国在:前苏联政局动荡,即将解体而中国也远没有今天这么强大的势态之下,发动了伊拉克战争。而时至今日,美国因中国快速崛起被迫转移战略重心,升级奥巴马时代的重返亚太再平衡战略为印太战略,全面遏制中国发展。维护其在太平洋,印度洋绝对军事优势,以保障美元霸权地位。所以当今美国出于全球战略,美国长期利益考量,已不可能在中东发动一场类似于当年伊拉克战争。因为这极有可能会导致美国战略重心偏移,重创其印太战略。所以美国不会直接对伊发动战争,制裁,渗透分裂或代理战争才是其颠覆伊朗现政权的主要策略。

这个世界自从制造出了核武器后,核大国之间便很难爆发武力冲突。所以美苏之间进行了长达几十年的冷战,就连古巴导弹危机那么严重的时刻都不敢轻易展开战争。所以进行了代理人战争,巧战争,隔山打牛。

美国打伊拉克是为了打击欧盟,削弱欧元,打击欧元挑战美元霸权的实力。当然也不仅仅是柘木一个目的,也许还有别的目的。美国打击叙利亚是为了打击俄罗斯,俄罗斯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实力稍有恢复,俄罗斯和叙利亚关系非常好,并且叙利亚有俄罗斯的军事港口,美国打叙利亚是为了拔掉俄罗斯的爪牙。那么美国与伊朗的这场冲突是为了谁?

中国经过几十年的改革开放,已经发展成了世界第二GDP大国,制造业大国,并且大有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的趋势。中国又是一个能源,原材料进口大国,中国要进口石油,而石油的主要产地就是中东地区,中国也从苏丹进口,但是苏丹在几年前分裂了,到现在还是乱的。中国也从委内瑞拉进口石油,但是委内瑞拉现在也是乱的。

进口石油需要走印度洋,马六甲,等地区,而这些地区都不在中国的掌控之中。虽然开通了瓜达尔港口,但是现在波斯湾都要乱了。所以美国人就算不打伊朗也要一直闹下去。搞乱波斯湾,搞乱伊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