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官方登录西方话语横行的世界,中国该如何发声?

原标题:增强构建中国话语的自信

当代中国,文化自信主要是对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自信。

今天,在很多领域存在这样一种现象,少数人一开口,言必称西方、话必说欧美,似乎离开西方案例的比附和印证,说话就没有底气,话语就没有权威;似乎离开西方理论的担保和裁判,话语的合理性和正当性都值得怀疑。一言以蔽之,“西方”俨然成了话语权威性和真理性的担保。这就需要我们反思,西方话语横行世界的原因究竟是什么?西方话语的真理性是否有限度?盲目接受西方的话语逻辑会导致什么样的后果?

马克思主义;文明;中国道路;民族文化;实践;崛起;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价值观念;文化精神;中国模式

西方话语横行世界,并不是因为它的真理性,而是因为它背后的硬实力。话语权的大小,不取决于音量,而取决于能量;有了硬实力,就有了无声的话语权。本来,民族话语本身无所谓好赖对错,适合自己的就是好的,能解决问题的就是对的,而适不适合由事实说了算。然而,西方一直秉持西方中心主义思维方式,似乎西方话语就是普世话语,西方标准就是评判话语优劣的终极标准。这背后并非真理原则,而是实力原则。西方话语之所以比其他话语更具号召力、统治力和扩张力,不是因为西方话语拥有更多的真理性和价值性,而是因为其背后的硬实力。西方话语凭借硬实力,将西方的思维方式、价值观念和生活方式化为普遍有效的标准,挤压其他话语的生存空间,这是霸权主义的一种当代表现形式。

作者系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湖北省“马克思主义理论与中国实践”协同创新中心研究员

其实,西方话语提供的是现代性的西方版本,有其自身的适用范围,并不具有无条件的真理性。西方话语从本质上说,是西方现代性的理论表达,是西方贡献给世界的重要成果。但看似“无与伦比”的现代西方,也孕育了西方世界“不可一世”的心理优越感和文化优越感。基于这种优越感,西方话语不断膨胀,一次次踏上陌生的土地,以至于忘记了自己原初的孕育成长环境。事实上,西方话语不过是西方特殊语境下的产物,是对西方特殊情势的反映;一旦超出了自身的作用范围,其意义就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走向现代化是全世界的共同选择,任何国家都无法绕开现代化的发展方向。但由于现实国情、文化传统、历史命运的差异,世界上并不存在某种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现代化模式。每个国家都有权选择适合自己的现代化道路,都应具有自己的现代化发展话语权。以西方话语为标尺对非西方国家说三道四的做法,实质上是在扼杀文化的多样性,是以同一性压制差异性。而盲目接受西方的话语逻辑,失去的可能远不止话语本身。一些国家以西方的话语标准为标准,以西方的话语是非为是非,放弃自己的文化主权,服膺西方的话语逻辑,所带来的后果被证明是灾难性的。

文化自信,指的是文化主体对本民族文化的无比热爱,对本民族文化价值的充分肯定,对本民族文化精神的自觉实践,对本民族文化生命力的坚定信心。当代中国,文化自信主要是对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自信。社会主义先进文化是一种文化综合体,它根源于马克思主义的思想谱系,脱胎于中华文化的丰腴沃土,内生于当代中国的历史性实践,契合于当今世界文化发展的康庄大道,具有融汇古今、融通中西的包容性特质和开放性特征。

我国选择了不同于西方的现代化之路,赋予现代性以中国内涵,书写了具有中国特色的现代性篇章。这是中国故事。如何讲述中国故事,西方话语其实无能为力。有人试图通过西方理论的置入和西方话语的中介来讲述中国故事,最终呈现的不过是西方的又一个“他者”形象,而非中国的真实形象。客观地讲,中国话语的国际地位亟待改善和提升。在学术领域,我们还缺乏一套严整的话语体系来讲述中国故事,设置国际话语议题的能力还不强,在重大争议问题上缺乏一锤定音的实力和能力。同时在国内,某些学者满口操持的都是西方话语,其学术概念、分析范式都是西方化的。

自信来自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指导

中国是一个文明古国、文化大国,但距话语强国地位还有较大距离。即便如此,我们也应有这样的信心——假以时日,“西强我弱”的国际话语格局必将终结,中国的发展优势必将转化为话语优势。中国的话语自信首先源于中国道路的成功,中国道路的成功是中国话语自信的深厚基础。中国模式相较于西方模式的巨大成功使我们有资格理直气壮,有信心发声亮剑。

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就其主体内容来说,是马克思主义的当代中国形态,马克思主义构成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鲜明底色”,马克思主义的真理性和价值性是支撑文化自信的强大基础。

其次,中国的话语自信源于中国共产党人的独特理论创造。我们党的独特理论创造赢得了世界的尊重,也为广大发展中国家贡献了诸多具有普遍价值的中国智慧,如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猫论”、“摸着石头过河”、以人为本、科学发展、和平发展等。特别重要的是,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的历史性实践是在非常独特的传统、国情和社会状况中展开的,中国走了一条与西方不同却更加成功的现代化道路,“中国道路”“中国模式”已经成为国内外学者和政治家们聚焦的一个话题。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是对人类探索社会发展道路、社会发展理论和社会制度的独创性贡献。这些都构成了中国话语的独特内容和独创价值。

当代中国的文化自信首先源于马克思主义站在了科学的制高点上。马克思主义以无可辩驳的事实和不容置疑的逻辑揭示了人类社会的发展规律,为人类社会的发展,为全人类的解放,指明了正确的方向。马克思主义揭示了事物的本质、内在联系及发展规律,是“伟大的认识工具”,是人们观察世界、分析问题的有力思想武器。正如海德格尔所说,“马克思的历史唯物主义是一座不可逾越的思想高峰”。

当代中国的文化自信还在于马克思主义站在了道义的制高点上。马克思主义矢志不移地追求社会的公平正义,将每个人的自由全面发展写在了自己的旗帜上。马克思毕其一生研究人类社会发展的规律,目的是批判资本主义,埋葬资本主义。只要这个世界上还存在剥削、压迫、不平等,马克思就永远活在劳动人民和一切追求进步的正直人士的心里,马克思主义就始终是人们追求解放的一面旗帜。

新葡亰官方登录,自信来自新的价值观念的崛起

中国的崛起实际上代表着一种新型文明的崛起,中国的成功实际上代表着一套新的价值观念的成功,这是中国为保存人类文明的多样性作出的重大贡献,也是中国奉献给全人类的宝贵精神财富。早在60年前,毛泽东同志就提出,“中国应当对于人类有较大的贡献”。今天,“中国的文化精神和价值观念”就是我们对人类的贡献。

中国道路不是西方模式的复制品,不是苏联模式的翻版,也不是东亚模式的变种,中国道路有其自身的特殊元素,中国特色的文化和价值理念就是其中的内核。中国的崛起成功地绕开了西方的现代性问题,绕开了西方的宗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绕开了西方的民主政治模式和“普世价值”观念,绕开了资本主义才能搞市场经济的发展逻辑。归根结底,这是一种有别于西方的新的文化精神和价值观念的崛起,这是我们自信的底气。中国的崛起归因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归因于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归因于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归因于社会主义与市场经济的有机结合,归因于中国独特的根本政治制度、基本政治制度、基本经济制度和核心价值体系,这些都是新型文明的主要元素,也是我们自信的底气。中国的崛起戳穿了“全球化=西方化”、“现代化=西方化”的神话,击碎了西方模式和西方价值观念统治世界的美梦,宣示了“走自己的路”才是不变的法则、永恒的真理,这是我们自信的底气。中国的崛起保存了人类文明的多样性,捍卫了民族国家的文化主权,宣告了“历史终结论”的终结,宣告了“西方中心论”的破产,重挫了“文化帝国主义”统治全球的野心,这也是我们自信的底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