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马走近冲击美国亚太再平衡 专家称民心所向

图片 1

【看世界
环球视野】导读:中马两国强化防卫和经济合作,一时间“杜特尔特效应”“东南亚多米诺骨牌倒下”“亚太再平衡受冲击”等说法出现在美、日、俄和东南亚等国的媒体上。“中国将马来西亚拉向自己轨道,马向中国购买军舰是两国关系升温的确凿证据。”俄罗斯《独立报》等媒体2日也做了相关报道。《独立报》认为,美国的亚太战略出现裂缝,俄专家表示,马来西亚和菲律宾与中国接近意味着“中国实现了自己的计划,美国后退了”,美国承诺的“亚太再平衡”战略越来越变成一种幻想。俄“前夕”网认为,“马来西亚总理访华证明美国地区政策失败”,而不久前,中国似乎还处于美国设立的包围圈中,马来西亚也一直将中国视为对自己的海域构成威胁的国家。文章还提及越南允许中国军舰进入金兰湾,认为“这表明两国的信任达到较高水平”。因此,外界认为,这是继菲律宾之后,美国亚太政策的第二次挫败。俄科学院东方研究所专家德鲁戈夫强调:“中马军售大单及菲总统访华都是中国在扩大对东盟国家影响力方面打赢美国的例证。大家都厌恶了美国人的政策。杜特尔特是发泄完菲律宾人长期受美欺压的不满情绪后才开始同中国发展合作的,他对奥巴马的谩骂并没有引起东南亚国家的谴责。东南亚国家看到美国中东政策带来的后果,非常害怕自己被夹在中美的亚太对抗中。”“菲律宾触发了杜特尔特效应吗?”日本《外交学者》2日说,虽然纳吉布此次访华被一些人视为“北京继杜特尔特后的第二次外交胜利”,但其访华有着更复杂的因素,包括马中历史关系,如纳吉布父亲是主导对华建交的领导人,以及现实困境,该国正面对不景气的经济环境。虽然杜特尔特远美亲中产生的效应令人担忧,但其对东南亚国家影响不应被夸大。实际上,如果认为杜特尔特“远美亲中”带来多米诺效应,不但误读了东南亚国家战略调整的本质,也夸大了菲律宾在东盟中的地位,同时高估了杜特尔特的外交政策。东盟是多样化、有能力的国家联合体,有能力应对地缘政治变化,更大的风浪都经历过。马来西亚“真实新闻网”援引商业咨询服务公司鲍尔亚洲集团政治分析员阿斯鲁哈迪的话说,虽然马中关系比以往更密切,但不会影响马美关系,马美关系不会受美国司法部针对一马公司诉讼案的影响,“白宫依然视纳吉布为伙伴,特别是在共同对付东南亚恐怖主义的环节上”。也有舆论分析说,马来西亚一直是个“低调的务实者”,不能仅凭中马双方的军购就说“又一个东盟国家要与美国疏远”,但不能否认的是,这些国家确实又和中国走近了一步。“别了,亚太再平衡!”奥巴马任期还没结束,就有股国际舆论开始给他的“政治遗产”泼冷水。当一度“波涛汹涌”的南海局势渐渐平息时,美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与东盟国家的“大国平衡外交”相撞,又会激起什么样的浪花呢?在中国学者看来,无论是杜特尔特改善对华关系,还是中马两国加强经济和防卫合作,某种程度上都说明美国的“亚太再平衡”受到冲击。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亚太社会文化研究室主任许利平2日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偏颇,更多是搞“军事平衡”,这给东南亚地区带来了不稳定因素。同时,与美国干涉一些东盟国家内政,甚至“谁不听话就让其位置不保”的做法相比,中国与东盟是相互尊重彼此的利益。但应该强调的是,不能简单以杜特尔特、纳吉布等东盟领导人与美国的个人恩怨来看这些国家在与中美交往时出现的变化。许利平认为,领导人个人因素不起决定性作用,变化背后体现的是地区大势和民心所向。菲律宾等国百姓渴望在国家交往中得到具体的实惠,而不是真刀真枪地和别的国家对抗,南海局势紧张,得利的是军火商,对百姓就业和生活改善没什么实际作用。

在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之后,东京又迎来另一位东南亚国家领导人——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据《日本经济新闻》15日报道,纳吉布计划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和经济相关人士举行会谈。关于力争2026年开通的吉隆坡至新加坡之间的高铁,纳吉布夸奖新干线并期待日本企业参加招标的表态着实令日本舆论很兴奋。

最近,东南亚领导人相继访问中国、美国和日本,争取他们所需的经济与安全利益。而且杜特尔特与纳吉布都是先到中国再去日本,在大国之间“走钢丝”、“玩平衡”的色彩明显。面对东南亚国家多方下注,作为东南亚陆上和海上最大邻居,我们应该如何应对?

笔者认为,当下东南亚国家在大国之间多方下注,本质上是另一种“再平衡”。

一方面是源于外部因素。目前,因为世界经济几年来一直不景气,导致西方大国的经济实力大大受损。同时大国与大国之间的相对优势下降,给“再平衡”留下了空间。例如,自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以来,美日对中国的结构优势已悄然发生变化,而这一变化的结果体现在中美日对东南亚投入存在着“温差”。

同时,未来特朗普领导的美国新政府对亚太政策不确定性,给东南亚国家加强与中国合作,提供了“窗口期”。美国大选表明,美国选民对国内和外交政策存在尖锐分歧,美国新政府如何弥合这种分歧存在一定难度。TPP的挫折以及“亚太再平衡”的“颓势”,给东南亚国家加强与美国合作投下了“心理阴影”。

另一方面是内部因素,即东南亚国家追求现实利益的需要。东南亚国家绝大多数国家属于发展中国家,发展为第一要务。而在政治转型中,通过选票政治上台的新型领导人,更多把目光放在国内议题,聚焦发展任务,把吸引大国援助,引进大国投资作为“务实外交”的优先议题,以增强其执政的基础。

面对东南亚国家的多方下注,笔者认为,应该沉着应对、综合施策。

首先,冷静面对西方媒体的“哀兵”之策,做大中国与东南亚务实合作的蛋糕。10月31日美国《华盛顿邮报》网站发表题为《紧跟杜特尔特,马来西亚成为拥抱中国的又一个亚洲国家》文章,明确指出,“马来西亚和菲律宾对中国的点头强化了美国衰落、中国不可阻挡地崛起的地区话语体系”。10月31日,英国《金融时报》网站发表题为《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寻求与中国加强军事关系》,宣称“眼下,西方对北京试图令亚洲国家脱离华盛顿轨道的担忧日渐加深”。

上述西方媒体的报道,表面上是“哀兵”之策,本质是为美国强化“亚太再平衡”战略,与中国争夺在东南亚影响力摇旗呐喊,是冷战“零和思维”惯性使然。

中国应该继续推进与东南亚的双边和多边合作,通过中国-东盟自贸区升级版、澜湄合作机制、“一带一路”框架下的战略对接蓝图等,做大中国与东南亚合作蛋糕,夯实利益共同体基础。

其次,与东南亚国家的分歧需要冷静、妥善处理,防止被一些国家操纵和利用。由于历史和地缘政治原因,中国与东南亚国家或多或少存在各种分歧。这种分歧是中国与东南亚国家间交往时客观存在的,是正常国家间关系难以避免且重要的组成部分。中国与东南亚双方应当从战略和长远角度,看待和处理彼此分歧,而不应该使双方的分歧政治化,扩大化,影响双边的全局关系。无论是领土争端,还是历史遗留问题,双方都应秉持相互尊重、平等协商的态度,开展对话与沟通。一时解决不了的分歧,可以暂时搁置,等时机成熟后,再加以妥善解决。中越陆地边界分歧和平解决的经验,充分说明中国与东南亚国家有智慧和能力解决彼此分歧。

当前,最重要的是必须防止中国与东南亚的分歧,被局外大国加以操纵和利用。此前已有不少例子表明,中国与东南亚国家的分歧并不大,但是其他一些国家势力利用当地国的NGO组织或媒体将分歧放大,在当地国民众中形成误解,干扰了中国与东南亚国家友好合作氛围,破坏双边合作的深化。

第三,增强彼此认知,推进中国对东南亚的精耕细作。中国与东南亚国家虽然是邻居,但大都表现为“近而不亲”,主要是双方更多通过“第三眼”看待对方,彼此深度了解与想象存在一定的落差。

东南亚国家地处亚洲东南部,按照人口与面积,大部分国家的规模,不亚于欧洲,属于世界上中等规模以上国家。但与中国这个“巨型”国家相比,它们显然属于“小国”。出于保护“小国”利益的心理,东南亚国家对任何大国向其“格外靠近”具有天然的“排斥心理”,担心被某一个大国“控制”,对此我们应该有充分心理准备。因而,中国经略东南亚,需要“润物细无声”,精耕细作。多一些“拨动对方心弦”的深入考察及人文交流项目,少一些“华而不实”的走马观花式观光项目。

总之,中国与东南亚交往最早可以追溯到汉代,中缅“胞波情谊”、中菲“压舱石故事”、中马“汉丽宝传说”、中印尼“郑和故事”等,成为中国与东南亚友好见证。中国与东南亚是好邻居、好伙伴,双方密切交往应是常态,而不是“另外”,更不是“东南亚倒向中国”。我们也乐见美、日等国加大对东南亚的援助和投资,但不是把东南亚作为遏制中国的“棋子”。少一些零和游戏,多一些合作共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